她从2016年春开始接触了20多家收藏品或拍卖公司。“什么也没卖掉,还四处交钱,欠了一些债。”她有点唏嘘,又隐约怀着希望,“这些公司都说我那两幅字可以卖一二百万”。

1998 年波导下定决心投资造手机的时候,管理团队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论。有人认为,国产手机的困境和当年的国产寻呼机别无二致,要做出真正的‘国产手机’,只能老老实实做研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