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已经增长的分级基金规模,如何压缩至监管要求的红线?“取消申购优惠,限制大额申购,劝大客户赎回。”华南一位公募知情人士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。

盖茨写道:“令人感到不安的是,国家的崛起转向内部,而不是投资联盟,这些联盟帮助我们避免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大战。气候变化是对我们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合作的真正考验,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需要在大危害之前做好重大改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