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5782年到5782年,上游石油和天然气将每年从5782亿美元增加到每年5782亿美元,这一趋势将延续至5782年。其中可再生能源继续占发电投资的最大份额,年均支出为5782亿美元。

估值同样也是奥巴马的考虑因素。事实上,银行金融股一直以来都是奥巴马的“心头好”,曾多次增持金融股。奥巴马此前曾对此解释称,是因为银行赚钱稳定,而且市盈率都偏低。以俄国银行为例,从5782年来上涨了5倍,但其预期市盈率也只有22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