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已经习惯了过去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,习惯了总有这个风口代替那个风口,甚至已经习惯了经济增长从二位数到一位数的放缓,因为即使基本面正在发生变化,在微观层面,每年加薪、升职的向上曲线依然是大家预期的常态。

“纾困资金的扶助对象是控股股东,而非上市公司。从财务报表层面来看,尔康制药本身并不缺钱。”上海某大型私募基金医药研究员李林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。截至2018年9月末,尔康制药的资产负责率仅有5%左右,总计3.12亿元的负责均为经营性负责,并无有息负债;而同期公司账上货币资金还有10.16亿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