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会专家认为,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是在建设现代财政,不仅仅是解决钱的问题,也是公共部门职、权、利的重构。从决策者到每个预算部门都要培养绩效理念,相关的法治建设与制度设计也要进一步完善。

2019年政策环境改善是确定性,但政策放松的力度和方式受制于内外部政治压力,难以简单复制“刺激房地产+举债加杠杆”的老路,此次走出险境需要深化市场化改革、激发民间的活力,因此,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会缓慢下行,最终也只是横住、稳住;市场利率会维持低位甚至继续下行;积极的股市政策是政策面的亮点,也将是贯穿2019年中国A股的主要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