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比于较为宽松的财务指标要求,市值指标要严格许多,会成为最重要的约束机制。市值是投资者给的,供给侧必须重视需求侧的意见,用市场机制让需求侧来挑选供给侧。不被市场所接受的上市公司,将被排除在市场之外。

“过去的两年,对监管部门来讲,的确是极具挑战的时期”,王兆星回顾道,“两年来监管部门坚持强监管、出重拳、治乱象、守底线、补短板、立规矩。加大了监管力度,也加大了对‘有照驾驶’但属于‘违规驾驶’的违纪违规的经营活动进行严肃查处。同时,对那些‘无照非法驾驶’,从事违规乃至违法的金融活动也给予严厉的惩治和禁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