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州拟设最低能力标准

“血本无归啊!”时隔十年,徐阿路向澎湃新闻说起那批货的损失依然心痛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