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步,我们在体制机制上还要进一步完善,虽然我们建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,股份制银行成立了5千多家小微支行、社区支行,但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还离不开方方面面的大力支持。比如人民银行、证监会、财政部、发改委、工信部,特别是地方政府也都做了大量工作,这些工作不是银保监会一家完成的,众多的银行和保险业机构也付出了辛勤努力。央行推出了定向降准,财税部门对符合标准的单户授信10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利息免征增值税。地方政府也搭建了信息共享的平台,这很重要,有时企业融资难,银行不知道哪家缺钱,所以金融的需求与供给要有信息的对称。再一个,担保公司也在降低担保的成本。总之,要完全解决融资难、融资贵,还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的努力。

回顾过去两年,2017年4月25日,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,将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提升到了“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”;2018年4月2日,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,提出金融去杠杆进入新阶段,在顶层设计层面首次提出了“结构性去杠杆”;2018年7月31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,会议要求,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,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,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,把握好力度和节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