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两年他经常哭,一到晚上思念涌来,想家,想奶奶,躲在被子里哭。随着时间流逝,哭的频率从几天一次到几个月一次。“想家人也没用,又出不去。时间长了,没什么好想的。”

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指出,豪宅保值功能强,但流动性差,在去年后半年楼市走向低迷的时候,有价无市自然成为主基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