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全国压岁钱地图上,浙江以3100元的压岁钱数额远超北上广。面对这一笔“巨款”,每个家庭也都有自己的打理方式。

但是,不少酒企已经患上了“费用投入依赖症”,减少费用投入,害怕市场被竞争对手蚕食,增加费用投入,又害怕效果不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