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来,在一次聊天中,李学勤和辛德勇说起去医院看病的经历,当时挂了专家号也没看明白,最后是他自己给自己确定了病症。令辛德勇诧异的是,大医院的专家怎么会看不明白。李学勤指指外面的长安街马路说:“德勇啊,什么是专家?外边儿马路上的人,看我们这大楼里不也都是专家么?”

不过这种导弹的研制过程并不顺利,在此前的试验中多次出现红外引导头在夏季无法有效发现目标,或者在最大射程试验中无法有效找到目标等等问题。